策明若有若无有(十九)

挖坑兽皮笑肉不笑 原创
锵地一声巨响,大约是长枪被何实知甩落在地,卢奕本能地朝那里摸索过去,毫不意外地再度扑了空。“因此,不必觉得你欠了我一份人情。”他举起手中乌金弯刀,刀柄镶嵌的青琅玕磨砺得如镜面光润,圆珠倒映的影像里,那人淡淡地笑着,莫名有种怪异的坦率和直接。卢奕默然,既无法宽慰,也无法嘲笑,他们之间的纠葛早已不是寻常的恩义仇怨一般简单。卢奕问道,已扭头踏出数步的何实知蓦地回首,旋即折回。世界又一次沉寂,这回他彻彻底底走远,尽管卢奕看不……

神马绝恋第八章:相拥而泣

名牌小肚兜 原创
  当她转过身看到来人时,整个人一下就僵立在当地,停在半空的手好久才收了回来。    眼前这张令无数女人趋之若鹜的脸,是她埋藏心底最深的爱恋,刚才还满心期待着的人,如今却是近在咫尺,林若尘看着面前冷俊的脸,不知如何反应。    “若尘,真的是你,你真的回来了”还未从慌乱中回过神的林若尘,被旁边冲过来的人紧紧抱在怀里。    “你们..。”林若尘看着面前站着的四个人,惊讶的说道。    “我们,没想到吧?……

棋盘第二十七章

崔晓歆 原创
十月八号,十一长假过完的日子甄晴起来洗漱,穿上江杰给她买带我衣服连内衣都是他买的,说实话挺难为情。她出来看见江杰正在餐厅准备早餐,忙中有序,甄晴也没睁眼看她总是游离眼神,江杰说“衣服挺合身的!”“你是不是变态?尺寸合身?你是多喜欢观察女人。”“好心给你买衣服,还说我!我比你多谈过好几次恋爱,这些当然有经验!女孩子,还是温柔点好,好胜心太强不是件好事。”江杰把早上煎的培根鸡蛋给她端上去。“对了,那件事太丢……

召伯所说,勿剪勿败

夭夭是坏喵 原创
何风礼毕起身,看着目瞪口呆又好像要激动地落泪的师父,露出了一副少年老成的神气,开挂一样地说出了自己对自己身世的推断。原来那日齐魔云指点之后,何风仔细想了想,又根据自己二次出走寻家的所见,已经大致推断出了自己的身世。师父提醒自己应该有判断一个人品格的能力,言外之意不过就是让何风从好处想师父的用意。当然,抛开那些不靠谱的点滴,关于师父此人的人品,何风打心中还是觉得是万里挑一的。虽然师父平时一副老不正经的样子……

佟婕家的故事:瓶隐怪谈之三《柑仙》

佟婕 原创
佟婕家的故事:瓶隐怪谈之三 《柑仙》 柑仙 西江堤畔高处的瓶隐巷, 数百年倚水而居,民风朴实;人们生活安乐,与世无争,几乎到了夜不闭户的程度。 当地人除了传统的打渔为生,也有少数人是商贾经营,做些走街串巷的小本买卖,有时外地人也会游寓到此,不外乎是些买花种草,或说书唱戏的营生。 这一年有……

《笑忘岛》(十六)

一枚糖果 原创
16、灵魂深处那天在那酒店里因为喝酒而产生的激情,因为报复而产生的欲望,让凌溪有点迷乱。他是爱我的还是只是把我当成一时泄愤的工具?他应该是爱我的,他说了的。可是他为什么还不跟欧晓珠分手,他会拖延吗,他为什么还不向我求婚,我该答应还是拒绝还是假装拒绝然后答应......亲爱的你,我在想你,你能感觉得到么?在这段时间的胡思乱想中,在每一次见面那复杂的眼神交错之……

【短篇】微小说——劫缘

云衣。 原创
你说我是你的劫,但你却不知道你亦是我的劫。上元节那天我们匆匆遇见,假面狂欢之夜,你为我解了围,而我也对你种了情。你说你叫薛绍。那位英俊的大才子薛绍。我记住了你的名字,将它深深刻入我脑中。我太平此生永记不忘。到了成亲的年纪,母后便也为我张罗了起来,但因为你,我求我的母后将我嫁给你,母后宠爱我,答应了我的请求,虽然她不怎么同意这门亲事。成亲多年,我虽是你的表姐,但我们相敬如宾。我也为你生下了孩子,虽然你嘴上不说爱我,但我……

第四章

饭特稀vae 原创
老王走了有些时间了,墙上贴的招租启示已经飞起了几个角,纸张也落了色。我拿胶水,把飞起的两个角重新沾了沾胶水,往墙上抹。我盯着重新粘好的招租启示看了看,兜里的手机响了,我手才摸到手机,铃声又戛然而止。我刚想掏出来看看谁打的,背后就有声音发话了:“您就是房东?”我转过身去,说话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尖尖的瓜子脸,白白净净,唇红齿白。站在他旁边的是一个背着背包的娃娃脸女孩子,鹅蛋……

兄弟

左左5718532861 原创
如果在兄弟和爱人间你选那个 他问他说,爱人他转身离去。多年后,他们再次相遇,他无意间提起,他沉默后说,当年,我的话没有说完,后半句话是,如果我的爱人是兄弟的话。他沉默不语,我们回不去了。【因为性别是阻碍,所以爱的小心翼翼,然而,缘分却注定擦肩而过。】……

茕兔慕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