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雨晴开一径花》第二章国标舞社团

_清韵流风_ 原创
第二章 国标舞社团军训接近尾声的时候,迎来了大家最期待的项目——打靶射击。那天非常早就集合了,天还下着毛毛细雨。射击的地点离学校非常远,为了达到军训的目的,学校让学生们步行到射击地点。阳晓暖他们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达射击训练场。以他们班的男生大长腿的步行速度,阳晓暖的小细腿在后面都要一路小跑了。到了现场阳晓暖累的都要趴在地上了,哪里还有射击打靶的兴奋。不过他们班的男同学可是每个都兴奋的眼冒红光,兴奋……

第十章:魂觉之殇

不谙世世_ 原创
“哪来的野人?衣服都不穿,还在这里乱叫唤!”一个黄头发的少年,带头叫嚣道。“这异类不会穿着宝具去训练了吧?”黄发的双胞胎弟弟在一旁帮衬着。三人的喧闹,引来许多围观的新生。此二人便是当时,那对自作聪明的武馆兄弟。两人从小一块长大,自然认得郝凡,对其更是知根知底。可他们怎么也想不通,就这样的白尾废物,竟然通过了天路之门?转而一跃成为学院备受瞩目的三天才之一?郝凡在人群聚拢之前,早已换上了一件新袍……

喜欢上一个虚幻的人

12凯凯王KKW 原创
我向心羽活到22岁还没喜欢过一个人,在这年代说出去应该会笑死一大片人吧,其实我是相信爱情的,只是我没遇到喜欢的人,直到有一天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他,心里有一中怪怪的感觉说不出又道不明,我想可能这就是喜欢吧,就这样我有了喜欢的第一个人,嘿嘿,喜欢他快一年了吧,只能默默的关注他的一切动态,我变得不怎么甘心了,我想真实的跟他在一起,当这个想法萌生了的时候……

第四章幻化成人

一魔温婉 原创
夜,是如此的漫长。我一个人瑟缩在洞内,裹着虎皮,等了又等,却始终没有等到阿岚的归来,又惊又怕之下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但似乎只是一闭眼的功夫,就感觉脸颊上有什么东西在爬来爬去。我猛然意识到是阿岚回来了,赶紧睁开眼眸,这才发现洞里洞外都已经蒙蒙亮了,更让我意外的是出现在眼前的并不是阿岚,而是一个陌生的男子,正用他修长的指尖在我脸上摩挲。“你是谁?”我下意识地翻身,一脚踢开他的手,向后退了一大步,同时双手……

第二章

唯美森系日志 原创
第二章 生日的那天,没有豪华的游艇派队(这是废话),没有那些穿着巴拉巴拉的小屁孩口中的超炫成人礼,甚至没有一碗像样的长寿面。那个法号是净白的白净老头,扔给了未明一个很眼熟的包袱,显然,还是他小时候,逃跑的时候收拾的,这个白净老头竟然还留着,未明心想。 “你下山吧”净白和尚说。 &n……

锁妖画:只有石头

叶子灰灰的微博 原创
借着冷清的星光,放眼望去,的确有一座一座的土坟包幽幽的隐藏在竹林后方。看起来,这一带应该就是里水村的集中安葬地了。要是换做平时,大半夜的跑到这么个地方来,心里多少还是会有些发怵。但萧易刚刚才跟成了妖的小梅打过照面,此刻的心情比刚进鬼市时还要平静的多。穿过竹林就是一片傍山的空地了,这一看,除了地上,半山腰的土坟包也不少。这些土坟包虽然大小不一,但无一例外的,都没有立碑。萧易有些……

生活

找厨子啊 原创
文/红砖房给你个机会。要是你掉到海里,而且每天还有吃有喝的,你还想再回到岸上来吗?刚一落到海里的时候,我就立马认定了自己是一定会死在这里的,所以不顾一切的开始不做任何努力,随着风浪把我带走。同时,冰冷的海水异常贪婪,一点一丝的把我身体中的热量抽取了去。很快,我就几乎没有知觉了,手脚变成了苍白的颜色。吃完之后,我觉得好多了。虽然当时周围是一片漆黑,但我相信这附近一定还有许多那样的面包。也许就……

她与她的故事

爱吃红烧猪蹄的猫 原创
50年前,她笑着对她说:“乖宝宝,快叫妈妈。”怀中的婴儿笑了。50年后,她笑着对她说:“傻孩子,你怎么乱叫妈妈。”旁边的女子哭了。 ……

《孤魂》三、千灵炼白骨

巫锁 原创
冥府自冥王冥夜上任起,鬼怪自由开放,通过酆都来往于人间和阴间。小鬼桑青虽不离开冥王半步,但在冥王与四大判官各鬼差有要事商谈的时候就会独自呆在孟婆的望乡台。时而帮着孟婆递给前来的鬼魂一碗孟婆汤,时而听着那些刚来报到的小鬼谈论起人间的事。就连桑青自己也不知道,他其实,对人间还是憧憬向往的。“人间啊,出现一个名叫应举的书生,不念书,不作文,专画画。”排在队中领孟婆汤的一介鬼魂对着另一介不相识的鬼魂说到。“我生前见过他画的画……

宜昌鬼事之诡道Ⅱ:阿金的恐惧(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