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诚王

李葩域 原创
第二章 有道是“初见”拨了拨眼前刺眼的光芒,想要将恼我意的阳光驱散开去,任然继续填充着我未饱的睡意,和那未完成的梦。见左一撇,右一撇都徒劳无功之后,索性向右一侧,翻身而睡,虽似有大概意识:但关键时刻了额,姑娘刚才说喜欢我了,眼见着我已向她靠近,那梦幻的一刻,即将到来,怎么能因这几缕阳光刺我的眼,而错过呢?这是我不愿的,尽管虽此刻仍有不适,但还是尽力挺过吧!想着想着,脸上也不觉着上了色彩,并热……

种金得君

刚上手的郑井仁 原创
一匹报信的烈马撕裂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奔向了业都的最高处,手里红色的三角旗帜随风摇摆,金色的丝线盘踞在上,虎头昂昂,似乎要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叫声。“前线大捷,大王平定南昭,即将班师回朝!”朗朗之声底气十足,武将的话落,全城轰动,抛冠而庆。是以,年少无知的平昭公主就这么进了苏是国的王宫。大王班师回朝的那一天,日头正烈,大王子带领着百官在业都城门口迎接,小小年纪的苏如泷此刻已经出落标致,一身红色朝服敛在身,金线和黑线参杂的虎……

凤阳侯

萌耳西贝 原创
“起轿——”一声高吼,噼里啪啦的鞭炮响在朝前街的吕府门前。吕乐安面无表情的坐在轿中,空洞无神的双眼满是绝望。“就这样嫁给他了吗?为了守住一座城就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吕乐安在心里一遍一遍的问着自己这一切值得吗,可是没有人会回答她。两个月前,琉璃城军权还掌握在吕家手中,上面来人说叛军就要打过来了,给吕家下了死命令必须守住琉璃城否则军法处置。吕家家主吕不穹立即下令对琉璃城严防死守,并派了自己的得意门生魏……

最美不是下雨天

诺华森 原创
01这天下雨,傅瑶没带伞,回家的时候浑身已经湿透了。要进房间时才发现,隔壁有人搬进来。正好新搬来的邻居也在门口,就和她打了个招呼,傅瑶原本不在意,却因为是好听的男声,顺便抬头看了下。在看到男生的脸时,她的脑子空白了一秒。那真是一张非常好看的脸,五官精致,轮廓深邃,而且还很年轻,看样子不过二十岁出头,介于男人与男孩之间,带着傅瑶已经长久没有接触到的少年气息。回过神来,她自知花痴过了头,有些尴尬。“我叫顾阳。”还是男生先……

七月半

sensken 原创
顶着一头的汗马国良刚进屋就看到罗金水坐在桌子前剥毛豆。搪瓷碗里已经有大半碗。房间里弥漫着盐水毛豆的香气,暖而温柔。马国良走过去伸出手来去夹豆子,罗金水却把碗拉开了。“小气劲,不就几个毛豆撒。”马国良不屑到。罗金水冷笑一下,说你懂个屁,躺在一边的曹建国也爬了起来说刚罗金水也不准他吃。“这豆子不是给人吃的。”罗金水说到。马国良好奇起来问难道罗金水打算留着自己吃?“明……

也许这就是爱情

泽灵 原创
时间让大家各自奔向自己的远方,也慢慢分道扬镳。     毕业以后时间远远没有在大学那么愉快,昔日的同学各自忙着各自的生计。各自忙着找工作结婚生子,生活内容也从大学里的琴棋书画歌诗酒变成精打细算的柴米油盐酱醋茶。QQ群里活跃着的人越来越少,好不容易有人冒个泡,讨论的也不再是曾经年少轻狂的理想爱情,QQ群成了饮食……

爱一人,怀一愁

石先生呀 原创
  ‘喂,说书人,为什么你讲的故事都是悲伤的,没有一个是以幸福结尾的。’‘姑娘,在下只负责说书,至于这故事乃是有缘人提供的,也许是在下没有福气,至今还未听到过幸福的故事。’  “既然这样,我再给你讲个悲伤的故事如何。”  “今日一见,也是有缘,姑娘请讲。”  ‘我有一位故人,他叫安灵生,是位捉妖师,因年幼时父母被妖杀害,便痛恨妖,发誓要斩尽天下所有妖,他的师父是位得道高僧,自小他便跟着师父学习武艺,可一日狼妖来犯,师……

犯罪策划师:罪与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