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镜奇谈魔音(地底潜藏千年的修魔人)

半镜奇谈v 原创
文||半镜先生(鬼佛)1.“半镜,请你赶快来一下。本市刚刚发生一起异常诡异的案件。五星花园小区一栋居民楼的所有居民,竟然在大白天全部陷入昏迷!现在任何人都无法靠近那栋楼,一旦走进去,也同样会立马昏迷过去!”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长罗松给我打电话来。语气非常焦急。顿了片刻,他接着说:“现在,情况十分危急!因为“昏迷区域”似乎还在不断扩大!我们再不制止,恐怕很快整个小区都会变成无人能够踏入的禁区了!我现在五星花园,你快点儿来!……

时光漫些我等你

一枕清霜yse 原创
第二章  黎殊利落的走出房间,苏湄身子瞬间瘫软,缓缓紧贴着乳白色墙壁滑下。坐在过道上,眼神空洞的盯着前方浴室精致的木门。    酒红色的光泽恍若浓稠的血液,缓缓流淌。苏湄不明白,为什么听了他凌厉的警告,自己就像是被卡住咽喉,鼻子发酸,浓烈的酸涩即将喷薄而出。    就在苏湄陷入莫名的忧伤中,木门被倏地打开,尹洛从浴室走了出来。    尹洛一出来就看到女孩耷拉着脑袋,逆着光还能看到那莹润的琼鼻上细软的绒毛,心底泛起丝丝……

盘古斧

夭夭是坏喵 原创
游龙出于海,鸣凤翔于渊,这是书上所记之常识,所以在这个与海并没有什么关系的根本不是渔村的地方,有苍龙的传说就显得格外可疑。以何风的心性,他游历是为在红尘中练心,人心见久见多了,事情见久见多了,自然能有心怀天下的气概,所以他对这里有苍龙的事情并不怎么感冒。倒是师父听到这个传说以后,脸色不自觉地变了几变,然后他表现得若无其事,却在晚上入睡前开始给徒弟吹枕边风。他毫无预警和节操地跳到徒弟的床上,伸手把徒弟搂在……

外星奇遇记

布比卜 原创
我揉了揉朦胧的睡眼,迷迷糊糊的走下床。 咦?脚下怎么好像有东西?我低头一看,这里不是我的房间! 我在哪!睡意瞬间就没了,我看着面前一望无垠的沙地,恐惧,害怕,绝望,如潮水浸满了我的内心。 正当我惊愕之时,一个萝卜样子的东西向我走了过来。 “欢迎来到喇酻笺星!”…………

关于成长,方向比努力更重要

黄杨健_一草 原创
很长一段时间内,经常会有朋友向我吐槽:为什么我已经那么努力那么辛苦了,却还是没有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对此我的回答是:首先你需要的不仅仅是努力,你更需要的是用心,不要得过且过,要对自己狠一点。其次,你得目标明确,方向正确,不耽误,不折腾,每过一天都是进步。最后,你得真正知道自己想要的生活究竟是什么。很多时候我们并不了解生活,更不了解自己;很多时候,我们经常误解了生活,更为难了自己,因此成长之路上我们经历的……

一、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南极珊瑚 原创
木木初入社会,有点儿傻白甜,虽然没欢乐颂里邱莹莹那么二那么傻,但是总之是面皮薄得很,腼腆的很,什么条件也不敢提,也没底气提,也不知道该怎么提,到处找工作,四处碰壁的同时也知道了自己适合什么岗位,无非是打打杂的小内勤一枚。闲话少叙,咱这文就专讲相亲的事儿,工作咱就不多说了。等木木连续在好几个公司白干了几个十天半月后,终于在一家公司里稳定下来,等到跟大家混熟了,有一位姓时的姐姐就琢磨着要给她说对……

《社会朋友》

大头和他的朋友们 原创
六子 我有一个朋友,叫六子。六子没上过大学,所以出社会早,人脉广,路子野,朋友多,是我们当地混的比较好的人。我和我们的共同的朋友都没少麻烦他,找熟人,办事,每次他都会大气的一挥:谁叫你是我朋友呢? 一个周六上午,我起的比较晚,十一点多还躺在床上抽烟,这时候六子电话就过来了,一接电话就劈头盖脸:“你不是认识移动内部人儿吗?” “认识几个,我客户。”我小心的答道。 “……

二手男友杜勇

今古传奇故事版 原创
苏蕊是个才貌双全的大美女,她一进入沐华公司,就受到了人事部主任成昊的热烈追求。苏蕊对成昊本有几分动心,但当她得知成昊曾经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史后,便毫不犹豫地将他拒绝了——本小姐才不要交个二手男友呢!苏蕊听了哭笑不得,为了彻底打消成昊的念头,她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一个法子。只是,这个计划还需要一名援军,于是她打电话约出在健身馆当教练的弟弟苏杰。苏杰挠挠头,有些犹豫地说:“帮你这个忙倒没问题。不过,你知道我一向不擅长演戏,万一……

归去来(十八)

泗水泽颜666 原创
青山隐隐水迢迢,琅琊春至绿朦胧。未及三月,整个琅琊山已是红情绿意,春色撩人。林殊房间的梅瓶现在每天不拘什么花,今儿一支粉桃,明儿一支白梨,偶尔还有大家都叫不出名儿的花。蔺晨每每进到房间总是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这日帮林殊行针,忍不住叹道“飞流现在已经是琅琊山的风流了。”有两个,飞流便上至管家下至做杂工的都一丝不苟的分了两个,众人一夜之间就记住了这个飞得极快的桔子小哥。“他们现在何止是羡慕啊。”蔺晨嚷道:“昨儿个我去小……

第五十八章:恶人自有恶人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