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而终

Mrs-chel 原创
直到那天,我才知道……

神马绝恋第二十八章:飞机上的搭讪

名牌小肚兜 原创
  阿来侧身让开路给林若尘:“没关系,林小姐,您的右脚踝还未恢复,您不应该走这么远的路。”    “我走了很远吗?”林若尘诧异的看看四周:“我都不记得我是怎么走到这儿的,这离你们的别墅很远吗?”    “您现在已经离别墅有五公里远了。”阿莱道。    “五公里?天呐,我竟然走了这么远!”林若尘惊讶的看着阿莱:“不好意思,让你跑这么远来找我。”    阿莱摇摇头:“我们先到路边,叫辆计程车送……

南鬼记

昨日夜满楼 原创
商王盘庚的妃子姜氏夜梦赤龙入怀,孕十二月生一子,手握“南”字,后主掌荆州,号“南赤龙”。南姓因此自荆州而散中原。南宋年间有一南姓秀才,犯“逆反之罪”发配南方边境后愤懑难平,作《南鬼》词段流入青楼巷口以后自缢而死。上天似乎有些玩笑不得不给后来人去茶余饭后。南姓秀才发配南边以后与一青楼女子有过邂逅,那青楼女子躲了世,入了山,南国自此流下一支南姓和散……

只爱一点点不要太紧

郝刘迎 原创
一个要出嫁的女儿问妈妈,婚后怎么样才能抓紧丈夫的心?妈妈让女儿抓起一把沙子,满满的一大把。妈妈说:你试着握紧。女儿使劲地握紧手,结果她握得越紧,从手指缝里漏出的沙子就越多。最后,留在手里的沙子只有一点点,而且被握成很难看的形状。 生活就是这样,很多事物,你越是握紧,它越是挣脱,你越是在意,它越是远离。 爱是一种快乐,太爱则是一种负荷。 父母给我们的爱太多,我们便总是生活在歉疚……

巫奉

君继灵 原创
他是常轩国高贵的王,方灵转。她是常轩国卑贱的巫神,巫奉。他们相爱,不被认可。这其中隔着的不是万水千山,而是他的江山。她曾问他:“灵转,若弃了这天下同我做一世夫妻可好?”他沉默。她无奈笑笑,转身离去。他望着那一抹绯红的背影忽地想起初见时。新王登基,她着一袭大红广袖站在高高的祭台上,仿若九天之上俯视众生的神,面容冰冷,毫不避讳地注视他。两两相望,一眼万年。那一刻方灵转笃信,日后她必将是常轩国的后。但她终究只是以大巫神的身……

第一章:阴鬼索命

骆瑞生Rhettson 原创
第一章:阴鬼索命“如果我真的过不去这个坎,就让这筷子倒掉吧。”祖父话刚说完,筷子就猛然倒了下来,祖父面如死灰,在蜡烛的照耀下显得更加苍白。“哎,是该还债的时候了。”祖父叹息了一声,这时突然吹进来一股阴风,把油灯差一点就给吹灭了,照理说这山村的夏夜有风是正常的,但是祖父却陡然紧张起来,对着堂屋的大门口大声地喊了一声:“你们慌什么,时候还没有到呢。”祖父的声音苍凉嘶……

?夜不语诡秘档案:恶魂葬

夜不语-苏醒 原创
游雨灵摇头:“不知道。别管那小子了,现在何阳州的尸体逃了,整个柳城都非常危险。你根本不清楚那张纸符的威力。它在三千年前还只是一般祭祀用的普通纸大,但是被先祖放入了鬼门中,一千年后拿出来时,居然变成了一个奇物。它能让任何尸体变成凶厉的僵尸。”我皱着眉头,觉得事情恐怕不简单。说不定那何阳州根本就不是从周岩那里得到的纸符。“你说,僵尸会不会有记忆?”我走累了,坐在一块石头上,一边揉……

【深夜小故事】红黄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