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保镖

久石本尊 原创
火车站离着客车站就一条街。龙九像是算计好了时间似的,上车不到五分钟就开走了,直去沈城。“师傅,春城也有飞机场的。”陈楚嘀咕了一句:“去春城更近一点。”“你给我住嘴!没吃饭我这里有盒饭!”龙九从大包里掏出东西塞过去。……客车上的旅客混混的差不多睡了。龙九和他坐在最后面,这次抓了抓他的手腕,蹙眉感受着脉搏。不禁松了口气道:“混小子,你还真冲脉成功了,走运的混蛋。”“呵呵,还是师傅的心法好。”“别拍马屁了!”……

美丽姑娘

一吨半水 原创
小说《美丽姑娘》作者:三贫心动始终是短暂的幻觉,唯有孤独真实陪伴。这不仅仅适合于姑娘,也是对见识过她的美丽的男人们最彻底的写照。姑娘总是用平静的语调说出内心最原始的想法,这种原始的想法里充满了真诚和真实,然而这种真诚的语言里却不能让男人们寻到丝毫的感动或着慰藉,总像一只只抹着毒药的箭,次次命中男人要害,让他们在无限期的绝望里慢慢期待死亡。所以,……

时光落幕满地殇

西木槿M 原创
将军府中一片喜庆热闹的情景,明天就是将军府与丞相府的联姻的大日子了,是皇太后亲自下的旨,若是抗旨……下场只有满门抄斩,株连九族。君落雪自然知道下场,她不会去犯傻。她心中有所爱之人,却并不是那丞相府中的公子,是一个不出名的戏子,有人说戏子入戏,一生天涯;虽有人说婊|子无情,戏子无意;可是那又如何,她不在乎他的家世,因为她爱的从来都不是钱财;她不在……

四祸兮福兮(上)

橙雪恋语录 原创
“郭雅婷,我愛你!”从宿舍楼下传来喇叭的声音:“郭雅婷我愛你。”雅婷从床上弹了起来:“这是谁,脑子坏掉了。”打开窗户,下面一排爱心点的蜡烛,写着郭雅婷三个大字,作为一个女孩子不管是谁或多或少都会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感动的吧,可是嘴上还是那么的不饶人:“又是这个奇葩,我真应该在我的世界装一个过滤器,把这些无聊的人都给过滤掉。”溪妍趴在窗户上看热闹,自己还是第一次见人这么表白:“那你不是得把你自己也给过滤了,……

忆昔

syyy怡 原创
和他认识也算是一个意外吧。那天午间休息的时候,我们几个同学一起趴在栏杆上看着下面走来的小学妹。当时他就刚好过来了,然后因为他没穿校服,所以他刚走过来就看到了,他也看到了我。然后他就上来了,很自然的问我们:你们班这是在看什么啊?每来一个人就可以看到你们这个几个人在盯着人家。→_→当时他说完吧,然后也就没人理他来着。然后我也就怕他尴尬,就很直觉的回应说:看妹子叻。(作为手控的我吧,看人都会先看手来着,所以就就习惯性的看了……

陀飞轮(第五十八章职业生涯规划)

冼mx 原创
第五十八章 职业生涯规划阿鸠约明明出来见面吃火锅隔几天后,明明就提出要约见猪仔文。在阿鸠的陪同下,猪仔文和明明在北京路的表叔茶餐厅简简单单吃了一顿饭。听猪仔文说了奶茶品牌加盟计划完整版(阿鸠说的是笼统版)后,明明颇期待,也开始下功夫尝遍所有奶茶。反正她正过着美其名为“整顿身心的生活”——其实就是待业,拥有足够的闲暇。明明跟猪仔文坦言,她做店长,无非是尝鲜与赚钱,并不是她长久的规划。某个星期天,阿鸠和明明在……

明策流波曲(六)

挖坑兽皮笑肉不笑 原创
因着百里翃劳顿一日一夜,张迁序众人白日出去打探时,便让他在此处暂且休息,如有讯息自会折返相告。百里翃心道留人此处警讯也好,更发愁怎生安顿那孩子,便也一口应允。谢栖迟道:“……那我做什么?”“要不要我帮你找药?”谢栖迟应一声,倏然瞧来的视线有几分狐疑,“那个死了的人,他最后对你说了什么?”谢栖迟岂能不知双方会面是何等机密重要,为何却迟迟而来?那接头之处虽不甚惹人留意,但并非偏僻难行。况且白日里百里翃已向他详细描绘周遭景……

割舌鸟(上)

sensken 原创
据说以前有种鸟是会说话的,它常年呆在佛祖面前听经论佛,有了慧根,学了人语,但始终改不了叽叽喳喳的天性,凡事爱插嘴乱评论,仗着舌尖嘴利竟也驳倒不少人,佛祖生气了,收了它的舌头,从此以后这种鸟虽然聪明却无法开口说话,倒是同样被割了舌头的鹦鹉原本不会说话的却反而可以吐出人言,虽然多是学舌,却经常在这种鸟面前炫耀,鸟儿生了气,变成了妖怪,专门割掉那些爱穿谣……

在午夜一起飞行围子

围子121 原创
我们总是搭着伴才能一起吃到最想吃的东西,也总是搭着伴才能把枯燥的校园生活过得舒坦不孤单。刚认识青儿的时候,她爸爸送她,拎着大大的行李袋,在一群父母中间显得很突出,他的爸爸很老,穿着十几年前款式的一件外套,和人聊起天来有些生涩躲闪。同宿舍的有一个女孩儿叽叽喳喳地说:“大人们不要在这里啦!我们要换衣服一起出去吃好吃的了!”青儿回来直接爬上床整理衣服,那个叽叽喳喳的女孩儿叫邻宿舍的女孩儿们一起聚餐,青儿没搭茬,我说刚在家吃……

你是泰真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