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不易

亲切的刀子 原创
晋北的冬天似乎永远这样。放眼遥望,满天覆地的白,沉静而厚重。日光微醺,大刺刺地泼洒在雪上,温暖而耀眼。家家户户门口上高挂的红灯笼,明艳如火,在黑瓦灰砖的庭院间,傲视幽暗。在晋北人容易喷张的血脉里似乎有一半是酒,且必然是烈酒,因为只有一半的烈酒才能让另一半的热血沸腾起来,去抵御天地间的或是人心中的寒冷。在这样的时节里,大多数晋北人会在家里“猫冬”,围着火炉,……

楚歌(一)

裸奔的皮卡丘hihihi 原创
“水......水...”躺在草垛上的人用嘶哑的声音发出小声的乞求。“你给老娘从哪带回来的人啊!这脏的像是从屎坑里刨出来的一样。”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双手叉着腰站在门口训斥一名满身是灰的男子。只见男子腰越弯越低,哆嗦着说:“脏是脏......但是我见过还是漂亮着呢。最重要的是还是个雏。”桑妈妈闻言粗眉一挑,“哦?”“是真的!”男子使劲点头怕桑妈妈不信一双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她。“那先让她洗洗,我验……

玫瑰女孩

土鳖土鳖刘 原创
嘿,姑娘,我知道你不认识我,但是我却在梦里向你做过一百次自我介绍了。出狱的那天天气阴蒙蒙的,我看着路边的车子伴着鸣笛声飞驰而过,冷漠而刺耳,商铺门前的流浪汉被店家老板驱赶着,人行道上的乞丐向来往的路人磕着头。站在去往火车站的公交车站牌前观望着这座城市,依旧和两年前我所认识一样刻薄冰冷。 “嗨,先生,买花儿吗?”你倏地钻到我面前,清……

装在罐子里的干酥糖

情之一字未 原创
文/十万西瓜这一年,柴宇十六岁,孔令菲十五岁。他说这是隔了最甜的年纪,孔令菲每次听到这句话总会翻翻可爱的白眼,天生优良的基因让她在班里那是鹤立鸡群。一个白眼足以刺激还未成熟的荷尔蒙。初三二班,下课自然是群魔乱舞。“喂,你的数学作业呢。”被人打断总是不爽的,但这种声音,柴宇想听一辈子。心里是欢天喜地,一千个一万个愿意。可是话到嘴中,就在脱口而出的刹那却是惊天转折。“没带,你就说你天天瞎嚷嚷个啥?”“哼?”……

蓦然回首无驸马百媚生

飞魔幻杂志 原创
【1】 近些日子我一直觉得很无聊。 因为程子蓦死了。 我并没有见到他最后一面,据宫人们说,他死去的那一天我正在生病,那病来势凶猛,所有的太医都束手无策,父皇气得说要将他们全部给我陪葬。 听他们说到这一段的时候我想,要是我当时清醒着地话,一定会和父皇说饶他们一命,因为太医院的太医们全都是老头子,我不想让他们在阴曹地府的时候……

奇妙都市——微不二

VVV微不二 原创
刘昊天歪了歪脑袋,撇开墨镜,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那缝里闪出一道精光来,吓得金叔腿软了一分。“这个,这个——我就是刚好出来散散步,偶然遇到你了啦,巧合,这一定是巧合。”金叔双眼飘飞,不敢喝刘昊天对视,他故作无辜的摆了摆手,还顺便踹了一脚准备偷偷爬走的大汉。金叔叹了口气,知道扯谎是圆不过去了,干脆破罐子破摔:“我这不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嘛,你看如果没有我,今天你岂不是就要被这个家伙欺负了。外面的世界这么乱,……

关于回忆我能记起的不多

十三月郭 原创
第六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时候,我看了一篇文章。在秋高气爽的午后,我在文科二班教室后门流下了浑浊的眼泪。文章名字是《他和她 阿猫阿狗 还有上帝》记得第一段就让我难以把持,故事情节严丝合缝的放在了当时我的生活里:“阿狗是这个小城市中的一条普通流浪狗。他不是那种会讨人欢心的小可爱。他浑身脏兮兮的,却总是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然后肆意走在干净的大街上,并在每一个垃圾桶里尽情寻找自己喜爱的东西。阿狗讨厌这时人们看他的眼……

那是个意外

非衣巫女 原创
阳光明媚那是外面,电闪雷鸣那是办公室里。  “啪嗒!”教导主任将一本书扔在办公桌上,我低着头装鸵鸟。  “能耐啊!林夏,学会逃课了,还学会扰乱考试了是吧!”教导主任唾沫横飞的说着。要不是他闺女,我早嫌弃他了。  “说话啊!恩!你不是一向伶牙俐齿么?知错了?”  我默默的将头低的更低了,根据我多年被训经验对待教导主任你要学会承认错误,什么都是自己的错!什么都是自己的过,千万被狡辩,要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

千守的秘密

作家张雨香 原创
第一話 白蟒(背景)蔡千守,遠山高中一年一班學生。雖長得不似張國榮般的絕代風華,但 擅長足球籃球排球打鼓 and 身負每天清晨升旗手的職責。對一個校內高 中生來說,這簡直就是太招女生愛的風光生活。於是雖然才升上高一不 久,卻已經聲名在外,虜獲同年級內幾乎所有女生的心。說是幾乎,這 是因為至少有那麼一個不怎麼,可以說非常不 care 千守的女生。那就是 從小長在千守身邊……

莉莉